打造新聞資訊第一網!

幫助中心 廣告聯系

河南電視新聞網

熱門關鍵詞:

競價搶人被禁止,這是因為什么呢?

作者:小小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6-16
摘要:最近這幾個月很多城市都打起了搶人才大戰,一些城市為了吸引人才的到來,也是不擇手段,但是近日國家發話了,禁止競價搶人。 近日,中辦、國辦印發《關于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
最近這幾個月很多城市都打起了搶人才大戰,一些城市為了吸引人才的到來,也是不擇手段,但是近日國家發話了,禁止競價搶人。
競價搶人被禁止,這是因為什么呢?
近日,中辦、國辦印發《關于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明確提出支持中西部地區穩定人才隊伍,發達地區不得片面通過高薪酬高待遇競價搶挖人才,特別是從中西部地區、東北地區挖人才。
 
兩辦禁止“競價搶挖人才”,具有很強的現實針對性。近年來,發達地區到西部地區、東北地區招賢納士,動輒開出百萬元年薪、千萬元科研經費的優厚條件,形成非理性“搶人大戰”,加劇欠發達地區人才“孔雀東南飛”,區域發展不平衡的鴻溝可能進一步加大。
 
這在西部的蘭州似乎表現的尤為明顯,有人曾調侃“蘭大流失的高水平人才,可以再辦一所名校”。
 
但客觀而言,反對“競價挖人”終究只是一種保護性政策。欠發達地區要實現人才隊伍穩定,不能只是抱怨東部地區“掐尖”,關鍵還是要做好“內功”,為人才成長和施展才干創造良好的環境,通過“留心”來留人。
 
近幾年蘭州也意識到了“留住人”與“吸引人”的重要性,幾個月前就開始放開放寬落戶條件,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
 
許多人的第一反應是“蘭州也要‘搶人’了”“蘭州想通了”,但要想一掃之前人才流失的陰霾,蛻變為西部聚攏“人氣”的大本營,蘭州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蘭州應該怎么做?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
 
1
 
各城市為何紛紛加入“搶人”大戰?
 
說到“搶人”,那就首先說一下中國的戶籍政策。1950年代中后期開始,國家確立了優先發展重工業的發展戰略,作為工業的后備力量,農業的穩健也變得關鍵,如何設計人口從農村流往城市的硬約束,成為政策制定者的當務之急,于是后來就有了區分“農業戶口”和“非農業戶口”的二元戶籍制度。
 
改革開放催生了大量從農村轉移到城市及城市之間的流動人口,但由于戶籍制度的限制,流動人口很長時間內難以與當地的戶籍人口享有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務。
 
隨著經濟發展,戶籍制度越來越阻礙一個城市的發展,因為中國工業化水平已經達到了一個很不錯的高度,是全球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目錄中所有工業門類的國家,中國基本吃透了其中的中低端工業,準備全面向高端挺進,這就需要大量的工業人口。而對工業人口管理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建立城市群,讓人口向城市集聚,從而降低基建和行政管理的成本。日本、韓國的主要人口就都在城市群,光首爾就住著全韓國20%的人口。
 
因此,要把中國每年畢業的幾百萬大學生以及進城務工的這些事實上的工業人口充分利用起來,就必須放寬落戶政策。
 
近幾年,很多城市,尤其是二線城市通過放寬落戶政策加入到“搶人大戰”,其實道理很簡單:各城市都認識到了人力資本在地區經濟發展中的地位日漸突出,也對其愈加重視——說白了,二線城市搶的不僅是人,更是高質量的人力資本。
 
人力資本至少可以從以下幾方面有效促進區域經濟高質量增長。
 
一是人力資本擁有比物質資本更高的投資回報價值。眾所周知,以基礎設施等固定資產為代表的物質資本投資具有邊際收益遞減的規律,而逐漸走低的投資回報率也確實在發生,一個很直觀的證據便是全社會資本形成總額與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的差距越來越大。
 
相比之下,通過教育、健康來投資積累人力資源,不僅可以提高勞動力質量,更能為一座城市帶來以創新為核心的無形資本,而無形資本的增值幅度顯然更為廣闊,尤其是在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經濟時代,人力資源的價值更是被無限放大。
 
二是人口的不斷聚集可以顯著提高區域生產效率。人力資源的積累和人才素質的提高,可以大大加快新技術研發及應用的速度,進而促進生產力發展和勞動生產率提高,推動產業結構轉型升級。這方面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杭州和成都,人口的不斷聚集,為這兩座城市帶來了無限的機會。
 
三是人力資源的積累可以彌補勞動總人口數量下降的影響。在經濟社會老齡化程度日趨加深時,適齡勞動人口的減少已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但是通過人力資本的不斷積累,可以提高適齡勞動人口的勞動力質量。勞動人口愈加出色的業務水平和實踐經驗,可以抵消由于體力衰退而對生產效率帶來的負面影響。
 
總的來看,對于一個國家或地區來說,在不同發展階段,物質資本和人力資本對經濟增長的作用是有所差異的。在物質財富較為匱乏的發展初期,經濟的增長主要依靠物質資本投入的不斷增加;而當社會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后,物質資本在經濟增長中的作用相對減弱,人力資本在這一階段對經濟增長的作用不斷增大,因此在人口紅利不斷遞減的今天,各地不斷的“搶人”也就不難理解了。
 
2
 
蘭州為什么突然“想通”了?
 
蘭州當然也認識到了上述人力資本的巨大爆發力,更重要的是,蘭州也看到了自身在發展過程的差距。
 
近幾十年來,東部沿海地區一天天加速發展經濟,逐步實現了產業升級,而中西部的鄭州、成都、重慶、西安等主要城市也抓住機遇不斷追趕,與這些城市相比,蘭州的發展速度都較為緩慢,與蘭州起步相似的中西部省會城市現在各類產業都幾乎遍地開花結果,產業鏈上下游已經非常成熟,但蘭州當年較為突出的裝備制造、洗衣機、冰箱、機床、啤酒、飲料等產業卻都有不同程度的衰落。
 
總體來看,12個城市之間的差距有所拉大,西部主要城市的內部分化較明顯。總體來看,12個城市之間的差距有所拉大,西部主要城市的內部分化較明顯。
 
具體來看,這些年來中西部的增速冠軍是銀川,17年間的GDP擴大了17倍,足以讓昔日的老大哥蘭州刮目相看;南寧與西寧,GDP也擴大了12倍左右;重慶和成都的表現相當,雖高于全國水平,但均略低于西部12城的平均增速,畢竟兩者的經濟規模在那;其它如西安、貴陽、呼和浩特,也都擴大了10倍以上。
 
我們也可以看出,過去18年間只有昆明、蘭州兩個城市GDP增長不到7倍,不僅低于12個城市的平均水平,也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蘭州更是在12個城市排位中退后了4個名次,這與整個甘肅在過去近20年間的表現也比較吻合。由此也反映出省會城市在一省經濟發展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同時也說明,蘭州在發揮省會城市帶頭作用方面還有所欠缺。
 
近20年的時間,以成都、合肥、武漢、西安和貴陽為代表的中西部城市靠不懈的努力和奮斗,實現了很多產業的從無到有,從小到大,有了今天強大的市場經濟地位。
 
而蘭州卻沒有發揮出其應有的優勢。隔壁西安在“搶人大戰”中的節節勝利像是一記重拳,給了蘭州以深刻體會,到了2019年,“搶人大戰”更是呈現出了新的特點,各級別城市基本全面開花,人才標準繼續下移,在一些地方很大程度已經開始變成了勞動力之爭。特別是西安、南京等城市,在2018年政策力度空前的基礎上,繼續加碼人才政策,城市人才爭奪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于是,蘭州也“著急”了。
 
除此之外,蘭州也看到了自己在“搶人”中的巨大潛力。
 
整理全國27個主要省級行政區(鑒于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澳門、香港、臺灣目前很難區分省會人口和非省會人口的區別,所以我們直接剔除)人口相關數據就會發現:
 
省會人口占全省人口比例前五位的分別是青海、寧夏、黑龍江、吉林、西藏。青海省會西寧居然占據了全省將近四成的人口,寧夏銀川也超過了30%。這兩地人口相對較少,都還不足一千萬,所以人口高度聚集在省會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我們拿出人口在2500到4000萬級別的省級行政區進行對比,就能看到蘭州人口占全省人口的比例還是比較低的,比“隔壁”的西安低了11%,如果拿人口規模和甘肅最接近的吉林作比較,長春人口占比27.5%,而蘭州還不到長春一半的水平。
 
因此,蘭州人口的首位度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如果能達到西安的水平,蘭州的人口將達到650萬左右,增加的人口將賦予蘭州更多的創新性,也將帶來更多機會和活力。
 
當然,蘭州此時加入“人才爭奪戰”也是積極響應了國家政策。
 
發改委近期發布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以下簡稱“《重點任務》”)進一步放松了戶籍限制,背后是政府關注到了城市化進程中人口流動的現實需求,自改革開放以來,每年都有數億農民背井離鄉,進城打工,他們把青春留在了城市,一面艷羨著城市的醫療、教育和財政補貼,一面又為孩子成了留守兒童、父母成了孤寡老人而發愁。可以說,中國快速發展的四十年,就是農村支持城市的四十年。
 
隨著中國城市的進行和工業化的進程,城市漸漸開始反哺農村也就成了現實,因此,放寬落戶也就是一舉多得的改革舉措了。
 
蘭州現在才開始“搶人”,是不是已經晚了呢?
 
當然不是。
 
“搶人大戰”并不是開始得越早就越好,之前“搶人大戰”開始的早,底線拉的低,往往能夠取得不錯的效果,比如西安,但同時問題也來了。
 
如果按照2017年的常住人口,西安493萬人,應該屬于300到500萬之間的城市層級。根據《重點任務》,300到500萬這個級別的城市戶籍政策是:全面放開落戶條件,并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但歷時1年多的“搶人大戰”后,西安目前城區常住人口已經突破500萬。因此,按照目前的人口現狀(根據2014年11月國務院發布的《關于調整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的通知》中的標準)西安實際上已經算是500萬到1000萬級別的特大城市,而特大城市的戶籍政策是:完善調整積分落戶,大幅增加落戶規模。如果遵守發改委的規則行事,實際上未來西安可能全面縮緊戶籍政策,改成積分制,短期可能不會出現從寬到緊的變化,但起碼西安進一步放開戶籍的前景已經不明朗了。
 
因此,同樣作為西北中心城市的蘭州將迎來最好的機會。
 
3
 
如何讓人才愿意來、留得住?
 
“搶人”其實是個長期的持續過程,單靠政策因素遠遠不夠,還要有相關的配套和基礎設施,讓人才真的愿意來,并且留得住,這就需要蘭州加強自身建設,變得更有吸引力。
 
一般來說,一個城市的發展不外乎“拉伸骨架”和“填充肌肉”,所以蘭州也可以從這兩方面著手。
 
一是擴展城市發展空間,補齊基礎設施短板,即“拉伸骨架”。
 
蘭州不應忽視未來城市形態演變的趨勢,目前蘭州的擁堵問題日趨嚴重,居民出勤成本很高、基礎設施較為陳舊、發展及改造空間不足,很多人吐槽蘭州諾大的城市正在演變為“堵城”。這其實是蘭州過去二三十年快速城市化進程中漸漸積累起來的問題和矛盾。
 
可以預見,未來數年,蘭州中心區的很多中高收入家庭會擇機“逃離”加速老化的中心區,并選擇遷移到蘭州更為宜居的地段。這樣一來,原有的城市商業中心會加速分化,這是一個必然趨勢,這種城市化趨勢與產業投資布局該是怎樣一種關系值得深思和盡早進行研究。
 
此外,我國將迎來都市圈時代,就在今年2月,發改委發布了《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都市圈正式上升為國家發展戰略,將成為我國城鎮化的主題空間形態,逐步釋放巨大紅利。
 
人口是市場的基石,產業是發展的內核,兩者將構成都市圈發展最大的基本面。在可以預見的未來,我國城鎮化新增人口的三分之二將集中在都市圈,新技術、新產業也將主要孕育在都市圈。
 
因此,蘭州在擴展城市空間、補齊基礎設施短板方面,還要充分考慮到蘭州都市圈的發展和規劃。推動綠色發展,塑造城市生態風貌,打造西部特色山城水城,全面提升蘭州的人文魅力。
 
同時,要構建級配合理的蘭州路網系統,強化蘭州軌道交通的建設,完善非機動車、行人交通系統及行人過街設施,關于過街天橋建議學習一下深圳,做得有特色一點,增加城市的美感,還要在地鐵、機場等公共場所為網絡部署預留足夠資源。
 
二是要培育優勢產業,以此來“填充肌肉”。
 
受經濟發展水平的限制,蘭州傳統產業比重高,產業鏈條短、產品層次低,市場競爭力不強,自我發展能力較弱。
 
蘭州顯然早已意識到了這一點,從今年的蘭州《政府工作報告》看,蘭州希望在大數據、新能源汽車、精細化工和新材料四大產業實現突破和發展,筆者認為這個方式沒問題,但是在如何發展方面還需要認真規劃。
 
大數據如何與貴陽競爭,筆者建議是把蘭州打造成中國信息產業的備份中心,按這個思路去做蘭州就有機會跟很多城市形成合作,也可以與貴陽錯位發展。
 
而其他產業尤其是精細化工產業一直是蘭州的優勢,但是這些年并未能真正發展成為蘭州產業的優勢,此次在蘭州新區集中打造精細化工產業園也是蘭州的一次“糾錯”行動,措施得當定能成為蘭州產業發展的亮點和催化劑。
 
此外,信息產業尤其是互聯網產業一直是蘭州的短板,這與蘭州缺乏互聯網產業相關人才有很大的關系。在這個萬物互聯的時代,任何產業都離不開互聯網,這應該引起蘭州的注意。
 
筆者建議蘭州應該加大對服務外包產業的培育,尤其是與互聯網相關的軟件服務外包方面需要下大力氣去培育,由此獲得產業基礎和與此相關的程序員、工程師等人才。
 
眼下,若要推動像蘭州這樣一個傳統省會城市的產業經濟變向換道、創新升級,有一項很重要的基礎工作要做,那就是加大產業數據的研究及各行各業產業數據平臺的建設,用大數據思維服務于經濟決策、產業業態創新和經濟高速發展。
 
比如若搭建起面向市場和未來的“旅游產業數據服務平臺”,就可以輕松地搞清楚旅游產業服務鏈的斷鏈環節和薄弱點,從而優化旅游產業供給側的投資項目,還可以與海內外諸多旅游產業的游客數據資源對接,而不是關起門來閉門造車。
 
如果蘭州能高度重視行業及產業數據平臺的建設,既可以激活已有的“僵化數據”,也可以搭建面向未來的活化數據采集和服務機制。除此之外,也可服務于政府資源的有效配置,大大提高蘭州的行政效率。
 
4
 
以“搶人”為開端,還要下大功夫
 
良好的營商環境是一座城市的核心競爭力,一個地方營商環境如何,企業會用腳投票。
 
近一年,筆者通過實地調研發現,與先進省市相比,蘭州在營商環境特別是對中小企業的重視和服務方面還存在不小差距。
 
蘭州其實不缺好的政策,缺的是讓政策靈活落地的執行能力,筆者提出以下幾點建議。
 
一是破除“官本位”思維,讓企業“自立”起來。
 
在發展理念上,蘭州很多企業習慣于跟在政府后面走,等政策、靠支持、要補貼,而南方很多“標兵”城市是企業闖、政府推。這種理念的差異,導致蘭州的企業錯失過很多機遇。
 
要支持企業發展,首先應調整政府和企業的關系,放手讓企業在不違反政策法規的前提下勇于探路、容缺發展。
 
二是要給中小企業“練手”的機會。
 
我們常說,大企業要頂天立地,小企業要鋪天蓋地。蘭州不僅要重視大企業的發展,也要加強對中小企業的培育。有一些蘭州中小企業曾反映,在蘭州市競標難度大,一些項目頻頻被一些實力雄厚的大企業拿下,這里面有項目決策者“舉賢避親”的顧慮,但也有企業自身實力不足的因素。
 
蘭州應完善對中小企業,尤其是科技型中小企業的扶持方式,在資金、技術支持基礎上,多為企業創造試點機會。對蘭州市內的重點項目,尤其是一些適合民營企業參與的項目,在保證技術標準的前提下,要敢于讓它們來擔當,蘭州很多民營企業經濟猶如初長的幼苗,更需要陽光雨露。
 
三是切勿“下雨收傘”,暢通中小企業“供血”渠道。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血液,血脈通,才能肌體健。當前蘭州中小企業普遍面臨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有不少發展潛力較大的科技型中小企業因蘭州風投市場不發達而找不到投資人,又沒有固定資產抵押,更籌不到銀行貸款,從而面臨生存困境。
 
因此,蘭州應對困難企業區別對待,凡屬國家政策要求淘汰的落后產能,應堅決落實政策;對暫時存在困難的“四新”企業,應實施個性化幫扶,使其順暢“供血”、渡過“危險期”,這方面可以學習成都、武漢等城市好的做法,打通銀行與企業對接的通道。
 
四是不要“貪大求全”,要引導中小企業“精細”發展。
 
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下,企業“一招領先”才能贏得生存機會。目前蘭州很多有一定規模的企業本來有很好的業務和發展,但由于不能聚焦主業,天天想著所謂的“多元化發展”,最后往往是搭的臺子很大,但企業卻沒有做大做強,白白錯失了很多機遇。
 
因此,蘭州要鼓勵企業打造核心競爭力,突出特色優勢,聚焦主業,像華為一樣,選準一個“城墻口”長期沖鋒。蘭州應發揮工業門類齊全、基礎雄厚的優勢,按照產業集群思維,瞄準“專精特新”,引導企業以爭創“隱形冠軍”為目標,加快行業細分,造就更多的“小巨人”。
 
面對新一輪的城市競爭,蘭州建設大城市,既要有大城市之名,更要有大城市之魂,進一步擦亮擔當的本色,凝萬眾之智,聚八方之力,才能為省內的小弟們做好表率。
 
更重要的是,當前蘭州正面臨著難得的發展機遇,那就是“一帶一路”和“移動互聯”的大趨勢,兩者推動著各行各業的業態創新和產業換擋升級,這個機遇期也就五到十年光景,容不得蘭州有半點松懈。
 
控制論中的“衰減效應”告訴我們,層層落實如果層層衰減,那么每一個層級看似不錯的“90分”,最終會帶來一個不及格的結果。希望蘭州能把各方面差的那么一點點補上去,以這次“搶人”為開端,通過對外開放水平和內生動力的不斷提升,讓人口增長所帶來衍生效應得到進一步顯現,并推動這座城市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
 
人才對于一個城市的發展來說確實是很重要,但是如今的搶人大戰,確實也有些過于激烈,我國本來地區發展就不是特別均勻,如果不對搶人才大戰加以限制,未來地區發展必將更不均勻。
責任編輯:小小

上一篇:文物販子在韓國被抓獲,中國文物被追回

下一篇:沒有了

河南電視新聞網獨家出品

新聞由機器選取每5分鐘自動更新

手機: 郵箱:
聯系電話: 地址:

15选5怎么样才算中奖